棂外鸟

落日的寂寞

分手(承/仗/橘/茶/迪亚波罗)

★这里新人阿棂,请多指教啦❤

★文笔垃圾警告

★为嫖而嫖

前提:你们因各种原因分道扬镳 ——————————————————

承太郎



虽然他一直没点破,但你十分清楚他在忍耐,在期待你会转变

从他有时候会叹息着,用起茧的大手掌抚摸你的脸颊就可以看出,你真的很糟糕

为什么他会爱上你这么糟糕的人,你和承太郎都不知道

即使失望还是爱着,分开是最好的选择

离开时你似乎看见他捂着脸低声哭泣

再见,承太郎



迪亚波罗




你承认他是完美的丈夫,家务被承包,也很听你的话

但就是少了什么,你玩弄他粉色的发梢时偶尔会这么想

听到你说要离婚时也是,他紧紧的握住你的手,整个人都在颤抖

迪亚波罗看起来很痛苦,他愿意放下身段求你不要离开他

不过也许他自己也知道问题出在了哪里

对不起,迪亚波罗,对不起



仗助


和高中生谈恋爱简直荒谬,你认为和他分手简直轻而易举

打电话,说完就挂,拉黑,一气呵成

你做完这些,心脏还砰砰的跳着,躺在床上,和仗助一起的回忆全部涌现脑海 眼泪不争气地落了下来

你没有不爱他,只是觉得该结束了

你是被急促的敲门声的吵醒的, 透过猫眼看出去,仗助不停的敲着门,脸变得通红,看上去是从学校跑过来的

他好像快哭出来了,一直在求你让他进屋去,一遍一遍质问你为什么

你只是蹲在角落里泣不成声,只听见敲门的“咚咚”声


纳兰迦



你早料到他会哭的,毕竟在内心深处他也只是个孩子

你没想到就算分手了你也要一遍一遍地安慰这个人,像一个老母亲

亮晶晶的泪珠在他是眼睛里滚动,然后,大大的、圆圆的、一颗颗闪闪发亮的泪珠顺着他的脸颊滚下来

他没问你为什么要分手,只是靠在你身上无声地哭泣,紧紧的抓着你的衣服

这样可真让你难办

不过人总要学会长大,不是吗,纳兰迦?


阿帕基


他抽了根烟,嘴上的口紫有些被磨掉了,这是你们刚刚接吻造成的

但阿帕基万万没想到下一秒你就会和他分手

他低着头,你看不清他的表情

异常的冷静呢,这或多或少会让你有些失望,在内心深处你还是爱着他的

叹了口气,你收拾好行李,起身离开

夜里,阿帕基喝的醉醺醺的

他站在冷风里,抽着烟,刺骨的寒冷刺痛了他的心,眼泪从脸颊上落到了雪地里,有什么被融化了

——————————————————

最近一个人的时候总是莫名的想哭,今天上课的时候突然爆发了,眼泪更本止不住

哭完之后我就像所有的情绪都被抽干了,什么也感受不到

对不起说了那么多废话,但不倾诉出来真的很难受。

祝我早点调整好情绪吧,我会好起来的

有一个接吻狂魔男友(承/布/仗/橘/茶/乔瑟夫/迪亚波罗/DIO)

★这里新人阿棂,请多指教啦❤

★文笔垃圾警告

★为嫖而嫖

★日常小甜饼,算是前几天没更新的赔礼吧~

——————————————————

承太郎


男朋友简直是接吻狂魔啊

每次去他家,还没来得及坐下来,他就抱着你开始亲亲

从玄关亲到沙发,从站着亲到坐着,从坐着亲到躺着...

亲到脸红发热,明明外表是那种冷美人但承太郎的嘴唇真的超级温暖和柔软,看着他的眼睛你都像要陷进去一般。

明明你是他的初恋啊!为什么他的技术这么高超?(多意味)



迪亚波罗


家里养了猫狗,你家这个憨憨老喜欢恶趣味,让家里的猫狗看着你们怎么接吻...

“来!看你妈是怎么被亲的”

“来!看你妈是怎么亲我的”

“来!看我是怎么亲你妈的”

这样乐此不疲,可能他的本质就是变态

兴致来了的时候会大声喊到:“你们看着吧哈哈哈!帝王 ko no 迪亚波罗 da!”

当然会被你晚上在“教训”一顿


乔瑟夫


每天早上,睁开眼第一件事就是亲亲,虽然你总是觉得不刷牙有点怪怪的,但他不介意啊!

“Oh no!早上没有小姐的亲亲乔瑟夫根本起不来啦!”195壮汉在床上滚来滚去,对着你撒娇

你捏着他的脸和他争论着

不过就算和他打打闹闹最后还是被强吻推到



纳兰迦


吃完饭坐在沙发上看剧的时候给彼此喂砂糖橘

明明在一起好久了他和你亲亲还是会脸红得不像话

像现在,他喂你吃橘子你舔到了他的手指,纳兰迦整个人颤了一下,脸变得红彤彤

然后他果断地吻住你,到底为什么亲上了?(今日份疑惑)


仗助


打游戏,等待开始的时候亲亲简直great,虽然只有他这么觉得

“快停下啊!要开始了!”

吃鸡等着跳伞的时候不受任何危险的亲亲

“你再亲我我就开语音让队友都听到!”

“那就开啊,让所有人都听到”

他总是一脸坏笑地埋到你怀里,耳根已经红了一大半

什么啊,纯情高中生就别学大人撩妹,不过你很吃这一套就是了



布加拉提



烧晚饭的时候,他会从后面抱着你,大概是身高差太大,他似乎还有些屈膝

抱着抱着嘴里怎么多出了块草莓?

从他嘴里传来的草莓,好像更甜一些呢。

不过布加拉提温柔的笑是最甜的。


DIO


只要你一画口红,他就凑过来亲亲你,亲完还美滋滋地问你:“怎么样,本DIO的嘴唇红润了一点没有?”

废话,口红都被你吃了。你心里嘀咕着。

不过吐了口红的话就没有DIO的那种感觉了呢,看起来娘娘的,还是口绿好看。

你把想法跟他提了之后,就看见他对着镜子涂着荧光口绿,涂完后一把把你抱在他腿上:

“嚯...那么这样呢?你喜欢吗?这样的话就只能你主动亲我了...也不错。”



阿帕基


走路不看路的警茶先生总是盯着你低下去的脸

转过头来看他时,只看见他离你很近的嘴...

然后你就离他远远的,他就一直凑上来,只要你一看向他他就把脸撇到一边去。

“雷欧,亲我一下”

通常的回答都是“不”

在你缠着他几个来回之后,他才会弯下腰亲你一下

虽然看起来不太愿意但你十分清楚他此时有多高兴

——————————————————

肝文的快乐,我high到不行啦!



千杯不醉(大嘘)『米斯达/DIO/迪亚波罗/徐伦』

★这里新人阿棂,请多指教啦❤

★文笔垃圾警告

★为嫖而嫖

★没错我搞事情(撞梗致歉),设定是聚会时他帮你挡酒却喝醉了

———————————————————

米斯达

“喂盖多,盖多!”你拍拍他绯红色的脸颊,皱起了眉头。

米斯达现在整个人趴在你怀里,软趴趴的,嘴角还留着口水...

你趁机掐了一把他的腰,舔舐着他的脖子,米斯达颤了一下,沉重的呼吸打在你脸上,一股酒气。

他把上衣掀起,挺立的两颗红樱桃就露了出来

“唔唔,好热啊◎◎...◎◎...”他的头靠在你肩上,色气的厚嘴唇一张一合喊着你的名字,你怀疑他是故意勾引你,但你没有证据。

迪亚波罗

粉发姐姐喝醉了简直不要太诱人!

他垂着眸,本来梳的整整齐齐的马尾发型变得凌乱,粉色的发丝弄得你痒痒的,仔细闻闻还很香。

他抱住你时你只觉得档部的幻肢好像bokiboki

此时他的妆已经花了,口黑的印子留在了你的脸上,“帝王...ko no 迪...迪亚波罗哒!”煞笔的话说出来一点都不损美女形象,就当是漂亮姐姐在对我耍酒疯了,赚到了。

何况这个美女晚上和你激战到天明

DIO

“赛高尼hig忒呀呲哒!哈哈哈wryyyyyy!”你从来没想过百岁老人喝醉后这么有“活力”,他挖脑洞的时候血甚至溅到了你身上。

DIO停了下来,盯着你被粘上血迹的脸:“嚯...小面包被弄脏了...”他碎碎念道,在你面前走来走去,“我的小面包被弄脏了...我的,我的...”

他突然就大哭起来,你不知道那算不算是哭,不如说是哀嚎。

DIO突然靠近你,用舌头舔去那块血迹然后靠在你怀里沉沉睡去。

嘘,大王睡着啦!

徐伦

她戳了戳你的胸,对,你没听错,这娘们趁机耍流氓。

“我怀疑你在耍流氓,徐徐。”你露出一个核善的表情。

她把干脆头埋在你胸里,含糊不清地声音传了出来:“自信点,把怀疑去掉...”

你把她按在床上,哦,她是喝醉了,迷迷糊糊的眼睛都睁不开,脸红得很像天边的火烧云。

你本来想趁她喝醉欺负她一下,没想到...

往事不愿再提,腰废床儿直晃

(没错徐哥在线教你登dua郎)

———————————————————

徐哥我为你打call啊啊啊啊啊啊!(欧拉警告)

对他的残暴(承/仗/露/乔鲁诺/DIO)

★这里新人阿棂,请多指教啦❤

★文笔垃圾警告

★为嫖而嫖

★就是很黄很暴力(bushi)反正露伴老师很黄(狗头)

——————————————————

承太郎

阴冷的雨天总能让你联想到那个男人

他那么的神秘、冷艳...身上淡淡的烟草味你也十分喜欢

食尽他的血肉、吸干他的骨髓...他想要的你都会满足

但自由是他永远别想得到的

你想起来一件更重要的事

承太郎双手被锁铐铐在墙上,鲜血沿着俊美的脸庞滴在了地上

你最喜欢他这幅样子,特别是承太郎跪在地上求你的时候

“可恶,放我走...听见了吗?喂!”

“...求你了...”


仗助


就算是再听话的狗也会喊叫。

“真让我失望啊,仗助...”你捂着脸,灼人的疼痛让你无法冷静思考,“我还以为你跟他们不一样,仗助!呵呵哼哈哈,哈哈哈!渣滓!败类!”

他不是故意的,但你异常的反应把他吓傻了

“◎◎,◎◎,你没事吧?”他小心翼翼地试探着。

你低着头,好让他看不到脸上狰狞的表情,仗助下一秒就失去了意识。

醒来时他已经被绑在了地下室,恐惧将他淹没。东方仗助明白,这已经宣判了他的死刑。

就算被折磨的时候他也大声哀求着你:“对不起◎◎!对不起!我知道错了,放我出去好不好!◎◎!◎◎...”


乔鲁诺



神圣的教父白天拷问无耻的叛徒,晚上回家执行『不可以拒绝』的任务。

天使的翅膀已经被你砍断,你的手轻轻地拂过他的脖颈,附在他耳边低语着:“身上有别的女人的味道哦,乔鲁诺。”

“那只是背叛者之一,你知道我的工作是什么...”他故作镇定地回答着,冷汗已经湿润了他前额卷卷的刘海。

乔鲁诺说的是实话,只是害怕你不信而已。

你冷哼一声,将他推到在地,细高跟抵住了他的后背。

“乔鲁诺·乔巴拿”你把藏在背后的“刑具”拿了出来,“提问已经变成了拷问了啊,亲爱的。”


DIO


你的王一向对你很粗暴,进食也是,聊天也是,做/爱也是...

但这更能让你兴奋起来,征服他的欲望也越发强烈。但为了能待在他身边,你只能装作柔弱的样子,隐藏起自己的野心...

今天的晚间运动结束后,DIO便背过身去,躺在了你的身边。然而这根本满足不了你,对你来说,粗暴的对待或被粗暴的对待只能二选一,而今天的他格外温柔。

你坐起身沉思着,半裸着的撒旦先生此时是有那么大的魅力。你贴近他的后背,用嘴唇碰了一下,接着是轻轻地咬,然后到鲜血淋漓的撕咬、啃食...

他的皮肤被咬破了又很快愈合,但鲜血还残留着,所以后背看起来血迹斑斑。DIO愣是一动也没动,静静地看着你残暴地对待他的身躯,等你累的睡着了再抚摸你的头发,嘴里发出意味不明的声音。


岸边露伴

天堂之门可真是好用的能力,你这样想。

只要在他脸上轻轻些几个字就能让他做出各种羞耻的姿势,这样把他的自尊心摁在地上摩擦的事让你获得很大的满足感。

老实说露伴老师现在的精神状态十分不好,眼睛看着上前方,舌头微吐,像极了被玩坏的本子人物。

未扭纽扣的衬衫露出雪白的皮肤,下半身什么也没穿,只靠宽大的衬衫遮掩着,但双腿间的挺立根本遮不住。

你让他仰卧在床上,双腿张成w形状,腿间的硕大前段流露出透明的液体,你抹了一把然后把液体涂在他的肛/门上,手指一进一出地取悦着他,没想到没一会儿他就🐍了。

高潮后的露伴老师面色绯红,双手遮掩着他的隐私部位,你拿起那些道具又是一顿操作猛如虎,直到露伴连续高潮几次后眼泪汪汪地看着你:“啊,哈啊...求你了,不要了,哈...嗯..不要了...”

——————————————————

最近压力蛮大,跟父母之间的隔阂也变深了...就想发泄一下情绪...

不知道为什么写到最后满脑子黄色废料?我去看老师的瑟图了,告辞(狗头)

后宫王的一天『全员向』

★这里新人阿棂,请多指教啦❤

★文笔垃圾警告

★为嫖而嫖

★全员向,最近没更文我好懒

————————————————————

7:00


你从睡梦中醒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揉揉承太郎软乎乎的头发,再摸一把仗助Q弹的胸肌。

承太郎和你来了个早安吻,这时仗助就用湿漉漉的眼睛望着你:“小姐也能摸摸我的头发嘛,我对自己的头发很有信心的说....”简直要把你的心融化了。


7:30


洗漱完后往往是前一天和你同床的人服侍你更衣,今天轮到了承太郎。

他的身上总是带着淡淡的烟草味,你十分喜欢埋在他胸口然后大吸一口气,治愈度是100%

承太郎慢吞吞的褪去你的睡衣,乔瑟夫在这时候突然冲了进来恰好看见你裸体的样子,捂住脸大喊道:“O!M!G!承太郎你这家伙这么饥渴吗!”他的身体倒是十分诚实,凑近你然后捏了下你的屁股。

“呀卡吗洗,我在给她换衣服,老东西给我出去!”暴怒的承太郎在你眼里也是那么可爱。乔瑟夫绕到你身后坐在床上悠闲地和承太郎你一言我一语地“聊”了起来,还用幽幽的眼神扫视着你的身体。他们折腾了好久你才穿好衣服。


8:00


说实话坐在餐桌边的这些人有些你一天都说不到一句话,你是他们的伴侣,但他们任何其中一个人都不是你的唯一。

DIO最近颇为吵闹,可能是许久没与他同房了,乔纳森倒还是那副绅士样,不过可能也只有你知道他如干涸的土地渴望雨水的浇灌,淫/荡的身体也是很难伺候。

早餐时间是你一天中最平静的时间,所有人不语地吃着饭,安静得可怕。表面上是这样,其实呢?

乔瑟夫狠狠地踩了一下卡兹的脚,迪亚波罗假装“不小心”地打一下乔鲁诺的手臂,吉良吉影不时还揪一下多比欧的辫子……

呀嘞呀嘞,真让人头大。


9:00


你枕在迪亚波罗腿上,手里把玩着乔鲁诺的辫子,乔鲁诺趁机抓住你的手,轻轻的吻了一下,挑衅地看着迪亚波罗,像是在宣誓主权。你可以看到迪亚波罗额头上的青筋暴起,手在你脸上抚摸着,把一根手指伸进你的口腔,没有表情地看着你喘着气。

“嗲…迪波罗”你含糊不清地喊着他的名字,眼神迷离地看着他。迪亚波罗顿了一下,弯下腰想要吻住你,乔鲁诺把他的手挪到一边,把你扶起身轻轻抱住你,像是安慰般地拍拍你的背,在你不易发现的情况下再次挑衅了迪亚波罗。


10:00

卡兹走进了书房,不屑的撇了一眼靠在你肩上的DIO。

“喂,你,滚出去。我有话要和她单独说。”卡兹指着DIO说。

DIO冷笑一声,凑近卡兹,一字一顿地说:“我要待在哪和你没关系,你才是要出去的那个。”

你看着他俩似乎快打起来了的样子,赶忙打圆场:“D...DIO,卡兹可能真的有重要的话要对我说呀...不如你...”

话没说完,DIO就冷着脸把你推开,像是撒气一样地“嘭”一声推开门走了出去。

卡兹扶住你的肩膀,见你似乎很担心DIO,抓着你肩膀的手又用力了几分。


13:30


你和乔纳森四处寻找着DIO,因为午饭他也没来吃,却在转角处撞到了多比欧,“啊,好痛...对不起,小姐...你没事吧?”

你并没有什么事,乔纳森早就扶住了你不让你跌倒,你查看着多比欧有没有哪里受伤,并催促着乔纳森:“乔纳森,你先去找DIO吧,我马上就来。”乔纳森愣了一下然后答应了,你没有注意到的是他失望的目光。

你发现多比欧一直在盯着你看,询问后他慌慌张张地跟你解释:“欸?对对对对不起小姐,我只是...我只是觉得你太漂亮了所以...”你看着手足无措的少年,轻笑一声,摸了摸他的头,谁知多比欧一下子抱住了你:“啊啊啊小姐我最喜欢你了!”


16:00

还没有找到DIO。你在客厅里走来走去,思考着他会去哪里,正好看见下班的吉良回家。

“吉良!你看到DIO了吗?”

“你说的那个DIO,他漂亮吗?”

“他不是漂不漂亮的问题,他就是那种,很暴躁的...”

(停停停气氛突然美人鱼了起来)

吉良一句话也没说,只是走进你,牵起一下你的手检查你今天有没有涂护手霜。你焦急地抽出手,急地快哭出来了,吉良双手扶着你的脸,他的额头贴着你的额头,轻声安慰你:“没事的,DIO他不会有事的,相信我,他没事...”


20:00


你已经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了,完全没有DIO的消息,直到你发现躲在房间里暗处的他。

“DIO...你想和我聊聊吗?”

他别扭地转过头去,你又戳了戳他,他还是没理你。无奈,你只好起身准备离去,谁知他突然拉住你的衣角

“留下来...”

你明白的,就算是这个站在世界顶端的男人也有脆弱的一面,百年的孤独已经吞噬了他。

他紧紧抱住你:“我爱你,◎◎”

你轻咬他的脖颈,哼笑一声。


———————————————————

我好屑,臭面包写的什么jb

大家都是天使哈哈哈哈哈哈哈


假装暗恋(承|仗|乔纳|乔瑟)

★这里新人阿棂,请多指教啦❤

★文笔垃圾警告 

★为嫖而嫖

★如题,oce

你这个人最讨厌麻烦了,而随着大众可以让你完美避免麻烦。

是屑女主

——————————————

承太郎

学校里的女生这么叫他来着?JOJO?

你每天和那群花痴一样跟在他后面,装模作样地对他抛几个媚眼

当然会被空条前辈“呀卡吗洗”地骂一顿,但是这样让你好受多了

虽然他往往会不留痕迹地多看你几眼

今天你没有跟着他,放学后便转入了一条小巷子

嘴里嘀咕:“我只是想过上平静生活而已,一直跟在哪个JOJO后面可真烦啊,今天直接回家好了...”

躲在暗处偷听的承太郎不甘心地拉住你的手

“我没想到你这么不愿意,呀嘞呀嘞...那今天能不能也和我一起回家?虽然不会强求你就是了...”

仗助

说实话你一直对留奇怪发型的男孩子无感,包括他也是

午休的时候会有女生到天台上请他尝尝自己做的便当,仗助当然拒绝了

你算好时间,学着那些女孩子害羞的样子:“仗助君,请尝尝我做的便当吧!”

本以为他会拒绝然后你就可以轻松地一走了之,谁知道——

“真的吗?那那那我不客气了!谢谢!”

呀嘞呀嘞,午餐还得分出来一半,血亏

乔纳森

过生日的时候他总能收到各位贵族小姐的礼物,所以你当然也会送

随便逛街时看到的一块怀表便买了下来,正好可以送给他

他对别的女性只是有礼貌地说声谢谢,贵重的礼物也只是夸赞一句便放在了旁边,可轮到你时

“哇!这是小姐你送给我的吗,我好高兴!”他笑起来的样子如同冬日里的暖阳,你甚至可以看到他背后摇啊摇的大尾巴,就差没有扑上来了。

乔瑟夫

轻浮的男人。这是他给你的第一印象。

“喂喂小姐,不理我的话我可要舌吻你喽”他邪魅地笑着。

你想故作一副娇羞的样子,却僵住了,心中的反感使你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啊?抱歉我惹你生气了吗?啊啊啊对不起别这样啦笑一个吗”

不过他不知所措的样子倒是十分好笑

再会『承太郎×你』

★这里新人阿棂,请多指教啦❤

★文笔垃圾警告

★为嫖而嫖

★看完后务必去听这首でしょましょ,就是按照这首曲子写的文,歌名复制请看评论区

———————————————————

       这里什么也没有,一片空白,承太郎漫无目的地走着,自己要干什么?对了,该给徐伦换尿布了。你抱着还是婴儿的徐伦站在他面前,嘴巴一张一合却听不见声音。

     “承太郎——”

      徐伦消失了,你在他面前转起了圈,跳着舞:“怎么样呢,我的舞蹈,你认为如何呢,很不错对吧?”黄昏洒落的教室,承太郎趴坐在位子上,静静地看着你舞蹈、跳跃,始终没有说一句话。

       “不如就着仲春的何须春风尽情起舞吧,承太郎。”你拉起他的手,为他处理着伤口,你金色的发丝弄得他痒痒的,“要在异乎寻常的世界活的平凡真是不容易呢。”承太郎依稀记得你血红的眸子盯着他伤口流出的血,嘀咕着什么。

       去埃及的路上你也是,破旧的车载着他和大家。“喂!◎◎,这不是之前说好的路线啊,现在要去哪?”老头子对你大喊着。“你认为呢,这里是哪里呢?”你奇怪地笑了笑,你即是地狱。

        承太郎回想起你说过的话:“我看今天就很不错啊,在我们化为灰烬之前去吧,和我走吧,好吗?”这句话十分莫名其妙,所以他没有回答,静静地看着你。

      他一拳打穿你的身体时,太阳升起来了。你只是轻轻伏在他耳边:“尽是些很沮丧的事,都厌烦了吧?”泪水模糊了承太郎的眼睛,他第一次抱着你大哭不止,也是最后一次了。

       再到后来,DIO被他打败了...徐伦出生...去杜王町...一生的记忆全都重现在承太郎眼前。

       最终重回平静,四周还是一片虚无,承太郎想起来了——

他已经死了啊。

       你突然出现在他面前,手搭上他的肩膀,然后指了指自己胸口的大洞,又看向他。

        泪水喷涌而出,承太郎痛苦地抱着头,不敢相信地看着你。

        你抱住他轻轻地拭去他的泪水,然后靠在他怀里。

        尽是些很沮丧的事,都厌烦了呢。我看今天就很不错啊,在你我归为一捧黄土之前,砥砺前行吧。

        去那名为天国之地吧。

————————————————————

我写了个什么玩意?感觉自己没把那种境意写好,总之讲的就是六承去天堂的路上看见亲手杀死的初恋。

你的设定是DIO女儿,吸血鬼。

再说一遍,请务必去听米津玄师的でしょましょ,看完文之后再去听一遍的话大概画面就能自己想出来了吧。


       


      


注意!!

想搞一个我的歌单计划(悄咪咪地说一声是米津玄师的歌),根据这些歌写乙女文,感觉会很有趣的...过几天我会一篇一篇地肝出来,希望有人支持一下?(厚颜无耻)

 

假日的快乐就是窝在家肝文,那叫一个爽

梦恋(2)『多比欧主场』

上章链接:http://yikou338.lofter.com/post/30a07739_1c6efa9d8 ——————————————————— “你是说,我在做梦...”名为多比欧的少年没有看着你,看上去很失落是样子。“你让我感觉很熟悉,如果这是梦的话,那你也是假的啊…”他再次开口。 你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这是梦没错,多比欧,但我真的是一个‘人’,我们只是在梦里相遇了。” “也就是说...”多比欧眨着眼睛闪闪地看着你,“我们在现实里也能相遇啦!太棒了!我真希望能早点遇见你...”这个看上去16.17岁的大男孩根本和孩子一样嘛,你笑出声来:“是啊...哈哈。”

你和多比欧在梦里谈了很多,他很阳光可爱,跟他在一起你总能感受到专属于少年的那种“生命气息”。他总喜欢有意无意地提起“Boss”这个词,应该是他很重要的人吧,每次提到他少年的神情就会变得温柔起来。

某天清早,你睁开双眼,身旁的床单上还留有体温,你感到有些可笑,自己居然在梦里跟一个陌生男人谈了这么多,而且被聆听的时候居然有一种...安全感?一想到他,你的脸又红了起来,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变得那么奇怪。 你起身推开房门,发现家里似乎还有别人。

‘是小偷吗?还是...’你这样想着,抄起放在门后的棒球棍,意外看见了一闪而过的粉红色发梢,你又想起梦里的少年,情不自禁的叫出声来:“多比欧!”

一片死寂,但你隐隐约约感受到时间好像跳跃了?家里除了你没有其他人。 耸耸肩,感觉自己可笑极了,身上出了一层薄汗,你觉得浑身不自在准备去洗澡,却发现—— 洗手台边有几根粉色发丝,连你的梳子上都有。

“欸?居然有这种事...你还好吗?”多比欧坐在你旁边焦急地看着你。

“啊...我还好,应该说是早料到了...”你抱膝坐着,盯着虚无的黑暗发愣。

“什么叫你早知道了?”

“我已经结婚了,多比欧,那个人很可能是我的‘丈夫’。” 你苦笑着。

“啊?啊...是吗...被抢先了...不过,既然是你的老公你为什么认不出?”

“说起来很好笑,我并不认识他,没见过他的样子,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结婚的...”

多比欧看起来没有在听你说话,你抬头的时候对上了他棕色的眸子,两个人都吓了一跳:“对对对对不起!”“没没没关系,哈哈...”

少年的粉发看上去是那么耀眼,你思考着:他会不会和那个人有什么关系?还是说...

迪亚波罗坐在办公桌钱,他满脑子想的都是为什么你会认识多比欧,工作根本进行不下去...